陈彤

住手别取关!我只是改了个名字!
杂食党一枚
努力实行文画双修
主写全职
坑品一般,更新巨慢

『全职真人版还原五个以上名场景,我手抄《巅峰荣耀》一遍( '▿ ' )』

『冷冽剑光破甲胄,弥漫黑气困敌寇』



感谢点进来♥

【昊翔】【知乎体】有什么经历了很多但最终还是HE了的情侣故事吗?

【昊翔】【知乎体】有什么经历了很多但最终还是HE了的情侣故事吗?

#OOC,慎入#

#小学生文笔#

#沿用另一篇文“论叛变的正确姿势”的设定,但不影响阅读#

 (34/174)

----  

问题:有什么经历了很多但最终还是HE了的情侣故事吗?

问题描述:是这样的。题主为身边两个双向暗恋的朋友打了三年助攻,终于撮合他们了,现在已经有宝宝啦!

大家有什么奇妙的助攻(?)体验吗?

 

回答:

   匿名用户:

 

不请自来强答一波,也许会有一点偏题……不是段子!不是段子!不是段子!真事儿!事件所牵扯到的主人公们同意我发出来了!会很长,不定时更新。

 

好啦,答主姓方,是C市某医院的医生。答主还是很厉害的,俗称医术高明,现在在为警察蜀黍们服务。

故事主人公,唐和孙。性别都为男,对此不适的可以先退出了。

应该算得上竹马竹马,他们大三互相表白的时候我们单位医生听的那叫一个抓心挠肺,太特么不省心了(对他俩告白在医院来着……)

从最开始开始说吧。

大约是2020年,孙高一。在一个傍晚我们快下班的时候抱着自己的妹妹来我们医院。

快下班了我们外科关系蛮好的就准备一起走,然后孙和孙妹妹来的时候我们正好聚在一起。可能是八卦吧,我们看孙妹妹身上有点小伤,女医生就在旁边旁敲侧击的问是怎么弄的。一开始,孙一直说是自己惹了事情被不良追杀,连累了妹妹。我们愚蠢的信了这个答案。

后来女医生听孙这么说,就担心孙妹妹身上还有点其他什么伤,和孙妹妹商量了一下,孙妹妹也同意了让女医生检查其他地方。

然后仅有的两位女医生和孙妹妹到病房里,一群男医生在外面和孙大眼瞪小眼。

两位女医生检查完出来后,把孙妹妹带到孙身边,然后悄悄跟我们说,孙妹妹身上的淤青蛮多的,不太像是被不良打的。而且孙妹妹背上被划得口子也不像一般不良干的出来的(别问我们为什么这么熟练,医院附近就有学校,欺凌啦什么的都到我们医院来......)

一个女医生就说了,这伤说不定是长年累月积下来的。

我们当时就觉得一阵恶寒,不过女医生也说自己就是猜测,瞎想的。但我和一个好哥们还是多想了,就去问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孙一直不说,这时候我们也看出来孙的反应不太对经,还有几次说错了,我们更怀疑了,所以就旁敲侧击的问。

最后,孙告诉我们,这伤,是他父亲打的。

并且这种行为从孙妹妹初中就开始了,刚开始是打的孙,后来两个人一起打。

呵呵。

听完我就觉得我们没有揣个手术刀就去看了孙的父亲真是大恩大德。

孙不是说之前是打的他嘛,几个男医生听见了,就哄骗(?)孙脱了上衣(当然是在病房里的,全程只有医生们),然后就发现孙背后不仅有淤青,还有一些小的疤痕。虽然最长的不超过五厘米,而且看愈合之后的样子也不是很深,但你懂得,那时候都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,整个病房都炸了,吵醒了刚睡着的孙妹妹,然后孙就不让我们说话了(好哥哥啊.....)

然后嘛,刚好要下班了科长就看到我们聚在一起,大老远就听见我们的说话声,就来看看怎么回事,然后我们就如实的把情况和科长说了一遍(这个时候孙妹妹睡在病房里的床上,孙在一边看着她)

科长当然也很愤怒,我们就张罗着报了警,毕竟已经到家暴的范围了啊。后来警察也来了,也没我们医生啥事了,我们就都下班了,认为事情圆满结束了。

可是,并没有。

一年后,孙又来了,这次带的不是孙妹妹,而是唐。

唐那时候是挂的急诊,因为当时唐的背上扎满了碎玻璃片,本来在排队的人们都给他让路了。

然后还是我们那群医生,是我帮唐处理的。处理的时候孙就站在一边,非常内疚的样子。

唐或许是实在看不下去了,想说一两句缓和气氛,他说:今天我生日,你给我的礼物真是惊喜。

......孙更内疚了

我在一边都想直接给唐的伤口倒酒精了(夸张),人家都这样了你还上去这么说。

由此就可以看出,唐的情商多么的低

孙就一直道歉,唐就很不客气的吼了回去:道什么歉!有什么好道歉的!我的伤又不是你干的!

孙似乎是被吼懵了,就没再说话,垂头丧气的坐在一边椅子上。

唐沉默了一会,很艰难的问:那你以后准备怎么办?最好还是搬出去吧……

我这时候就听出点眉头来了——肯定又是孙的父亲干的

孙把头发揉乱了,坐在那特别烦躁,就说:我不知道。

唐这下就急了,想站起来但牵扯到伤口又到抽着凉气坐回去

——活该,叫你不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

唐又对孙吼了过去:孙X你到底有没有数?如果今天不是我,就不是我的背受伤那么简单了!你知不知道那瓶子一开始是朝那里仍的?

由此可见,唐不仅情商低,还易怒。

孙半天没说话,还是只说了一个对不起

唐犯了个白眼,小声嘀咕——但我还是听见了黑——说:我可不是要你的对不起阿,嘁

包扎好之后,我跟唐说一定要来按时换药,唐满不在乎的答应,孙把唐的头发也揉乱了,恶狠狠地说:你敢不来我押着你来

由此可见,孙和唐的关系蛮好的。毕竟不好不会替你挡刀子不是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更新分割线————

 

TBC.

热度(49)

© 陈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