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彤

住手别取关!我只是改了个名字!
杂食党一枚
努力实行文画双修
主写全职
坑品一般,更新巨慢

『全职真人版还原五个以上名场景,我手抄《巅峰荣耀》一遍( '▿ ' )』

『冷冽剑光破甲胄,弥漫黑气困敌寇』



感谢点进来♥

【​全员/多cp】论叛变的正确姿势

【全员/多cp】论叛变的正确姿势

 #OOC,慎入#

#小学生文笔#

#无逻辑无专业知识求轻喷#

(35/174)

---------  

 

“张佳乐……你就在暴力犯罪调查科工作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嗯。从明天就开始工作了,别像以前一样老迟到啊。”

“冯部长,能不能麻烦您件事?”

“你说。”

“……别跟别人说我是复职的……就…就说我是来实习的……行…吗?”

“……行。”

“……谢谢冯部长。”

“不用,那你以前的档案我也一并……封存了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 

--------------  

“张佳乐?”

张新杰才收到冯宪君的通知,告诉他“霸图”要来新人。张新杰看着新人的档案,皱了皱眉。

“新杰,怎么了?”

因为最近世道太平不少,他们霸图也就闲了下来。在一边闲晃的林敬言听到张新杰的声音,凑了过来。

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这个新人的名字很耳熟。”张新杰揉揉太阳穴,依旧皱着眉,“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听见过。”

林敬言的八卦之心被吊起来了,凑到电脑屏幕前去看个人档案上的照片:“哎?我也觉的这货很眼熟……是不是姓……张?”

就在林敬言和张新杰冥思苦想之际,韩文清看不下去了,走过来敲敲桌子:“你们在干嘛?”

林敬言被吓了一跳,整个人都弹了起来:“队…队…队长!”

“队长,刚才冯部长发来邮件,有新人要来霸图。”相比林敬言,张新杰就淡定很多,“我们觉得以前似乎见过他。”

“叫什么名字?”

韩文清瞥了一眼林敬言,林敬言赶忙站直。

“张佳乐。”张新杰回答道。

[张佳乐?!]

韩文清眉头一挑,明显对这个答案十分惊讶。

“啊,韩队,”林敬言突然出声,指着电脑屏幕,“冯部长刚刚给你发邮件了,还是亲启。”

“好。”韩文清坐到电脑前,张新杰和林敬言都各忙各的去了。

韩文清点开邮件,一目十行地浏览了一遍,大致整理出冯宪君的意思:

张佳乐复职是我安排的;他会去霸图是抽卡抽出来的;张佳乐自己要求封存过去的档案;现在他的身份是刚毕业的实习生。

看完,韩文清把邮件删掉,免得谁不小心点开。

——至于张佳乐为什么不点明自己的身份,那是他的事,只要不是卧底不会影响霸图就行了。

韩文清想着,突然想起邮件中冯宪君说的“张佳乐正在执行特别任务,请多协助。”能让冯宪君提到的多半是他自己分给张佳乐的任务了,不过为什么要多协助?

韩文清只有这一点想不出所以然。

【翌日】

“早上好!我就是张佳乐!”

清晨,一男子敲了敲霸图办公室的门,向里面的工作人员打招呼。

“你好。欢迎来到霸图。”

韩文清首先站起走过来握住张佳乐的手,对他说。

张佳乐在心中暗笑:老冯肯定和老韩打过招呼了,一本正经的装作不认识我噗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
韩文清看着面前笑的抖了起来的男子,一脸疑惑——自己不就是来打了个招呼吗?

张佳乐终于笑完了,抬头看到韩文清疑惑的神色,差点又笑出来。他只得微微鞠躬,强忍笑意:“前辈好!”

这家伙在“荣耀”工作的资历比自己老吧……

想着,韩文清突然就有一种恶寒感从脚背一直随着静脉爬上了后心。

林敬言也过来凑热闹。他昨天晚上也收到了冯宪君的邮件。邮件内容和韩文清的大同小异。

“啊啊你好你好!哎这小辈长得不错嘿。”

林敬言拍拍张佳乐的肩膀,无视对方要杀人的眼神,笑道。

“……呵呵,前、辈、好。”张佳乐眯着眼睛释放着杀气,对林敬言说道。

林敬言被张佳乐瞪得害怕了,可他还是在逃跑前作了个死:“哎真有礼貌!”

张佳乐挂上了“尴尬又不失礼貌”的微笑。

周围的真·新人看张佳乐与霸图骨干之间的气氛,不禁觉得这人不是单纯的新人。

--------  

来到霸图的前几天,张佳乐过得好不惬意——没有寻衅滋事,没有故意伤人,甚至连犯罪都没有,不仅霸图闲,整个“荣耀”都闲下来了。于是每天都似退休生活。

不过现在,张佳乐的平静生活被打断了。

他看着面前的一大摞卷宗,脸部肌肉不禁小幅度抽搐:“我要把这些,输入进电脑?”

张新杰又拿了两本卷宗放在一大摞卷宗的最上面:“是。”

“…你杀了我吧……”

张佳乐苦兮兮地坐回位置,随手抽了一本最底下的卷宗看着——因为他这一抽,本来摞的好好的卷宗轰然倒塌,散在桌子上。

张新杰推了推眼镜,又拿了两本卷宗仍在张佳乐桌子上,转身离开。

“唉……你们霸图哪来的那么多没录入电子库的卷宗啊?”

张佳乐任命地打开文档,问办公位在他旁边的林敬言。

林敬言也在录入卷宗,他犹如树懒一般打下卷宗的名字就趴桌上了:“唉,早期霸图忙啊,各种案子都我们去干,没时间;之后分科多了,我们霸图的案子还是多,没时间;前一会稍微闲下来了,又让我们霸图出外勤去调查隔壁省的案子,还是没时间。现在,闲下来了,就对了这么多卷宗……”

张佳乐在一旁听的高山仰止:“……我们百花从来没那么忙过哈…”

林敬言一捶桌子:“你们网络犯罪调查科太闲了!”

坐在林敬言对面的张新杰出声提醒:“林敬言前辈,注意音量。”

林敬言闻言默默缩回了手,又开始打字。张佳乐看他的样子,在一边捂着嘴狂笑。

 

“唉?这个案子?”

张佳乐已经清了桌上一半的卷宗了,林敬言还只完成1/4。就在张佳乐准备录入手上这个卷宗时,突然发现这个案子不就是几年前搞的嘉世叶秋被强制“休假”的案子嘛!

  TBC.

热度(3)

© 陈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