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彤

住手别取关!我只是改了个名字!
杂食党一枚
努力实行文画双修
主写全职
坑品一般,更新巨慢

『全职真人版还原五个以上名场景,我手抄《巅峰荣耀》一遍( '▿ ' )』

『冷冽剑光破甲胄,弥漫黑气困敌寇』



感谢点进来♥

【全员/多cp】论叛变的正确姿势(三)

【全员/多cp】论叛变的正确姿势

 #OOC,慎入#

#小学生文笔#

#无逻辑无专业知识求轻喷#

(37/174)

 

屏幕已经彻底暗了下去,但会议室里依旧静得吓人。

“快,安排人赶去城北,一定要找到闻理!还有,那个颜色对应的调查科,你们应该清楚,快去拆除炸弹。”

冯宪君两道命令打破了空气的沉寂。

“可是冯部长,”黄少天恢复了语速,“黑是霸图,蓝是我们蓝雨,灰是轮回,绿是微草,那百花是什么?我们‘荣耀’有这个科吗?还是说是分部的?分部的他们是怎么找到信息的?”

“百花……”

冯宪君徐徐将视线移向张佳乐,张佳乐猛地瞪了回去。围观他们眼神交流现场的其他人都不明所以。

冯宪君叹了口气:“唉…百花,就是他说的,三年前解散的网络犯罪调查科——不,应该是队。解散之前还发生了一些事情,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。黄少天你还不去拆除蓝色的炸弹?”

黄少天理直气壮地抬起头:“拆炸弹这种事队长去做就好了!我为什么要去?”

“黄少天你应该叫喻文州科长……”冯宪君心累地提醒。

“你管我怎么叫我们文州哇!”黄少天做张牙舞爪威胁式。

“五分钟要到了。”

看他们讨论的越来越歪楼,张佳乐怒刷一波存在感。

“又有视频发给我了。”冯宪君脸色一凝,播放视频。

“五分钟到了!接下来是第二位中奖者——”

第二个视频上出现的虽然还是一个穿黑袍的人,但身形和语气上都像是女性——换人了,他们是团伙作案。

“让我看看这位幸运中奖者的地址,哦,位于丽华路的——”

视频中的女性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,她看向镜头,似乎在等什么。

“冯部长!四个炸弹已成功拆除!就差五楼的粉色炸弹了!”一个男子慌张地报告,“还剩一小时炸弹就会爆炸!而且那炸弹密码是指纹!”

冯宪君看向张佳乐,刚想说话,视频中的女性突然又开口了,话语中带上明显的笑意:

“这位中奖人的地址是——位于丽华路上的一家医院,哪家医院呢?嗯……市三院?市二院?哦哦原来是三院啊——”

女性拖长了“a”的音。此时,张佳乐的脸色十分难看,他死死地盯着女性,双手握拳。

“这位中奖者的姓名——邹远,啊对了,还有他身边的于锋。”

张佳乐猛地瞪大眼睛,显然是对这两个名字表示惊异。

“快点哦,不然也许我什么时候不小心,就会——boom!炸弹不是数字密码了哟,是指纹,历代百花队长的指纹。我想想,‘荣耀’大楼的炸弹应该是第一任的指纹吧……”

女性抱胸站立,装作思考的样子。

“冯部长,对不起。请问我可以请假离开么?就一会。”

张佳乐狠狠咬住下唇,指甲在手心留下深深的印记。

“快点。”

冯宪君只回了两个字给他。

“谢谢。”

张佳乐几乎是在冯宪君第二个字刚开始就跑了出去,留下飘渺的一个词。

冯宪君看着张佳乐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,默默在心里祝愿他幸运。接着,对一开始就无所事事的烟雨部长楚云秀说:“联络部!”

“到!”

楚云秀立即站好。

“你现在回去翻一下烟雨的纸质档案室,应该还有百花历任队长的联系方式。”

“是!”

楚云秀带着李华回到烟雨,开始在纸质档案室里翻找他们从没听说过的“百花”的历任队长的联系方式。

“部长!”

李华终于在最靠墙的一个柜子的底部翻出了百花的联络簿。李华迫不及待的翻开,准备找出历任百花队长的电话。翻到第二页,楚云秀和李华看见了刚刚才见过的“新人”的名字——张佳乐。

“第一任队长是谁?”

楚云秀没多管张佳乐,匆匆翻过前面的个人资料,在最后一页找电话号码。

“孙哲平。”

冯宪君刚把他的名字发到李华的手机上。

“找到了,快发给冯部长。”

收到楚云秀发来的孙哲平的电话,冯宪君拨了过去。众人本以为会等很久,或者说没人接听。但铃声只响了两下,就被人接起。

冯宪君开了免提放在桌子上,问对面:“……孙哲平吗?我是冯宪君。”

“…老冯?你突然打电话给我干嘛?”

对面回答的是出乎意料的年轻的声音。

冯宪君把已发生的事简洁的向孙哲平概述了一遍。

“……怎么会这样?谁能组织这么大的一场局?‘深网’?”

孙哲平皱起眉头,走到地下室打开车门,问冯宪君。

冯宪君苦笑几声:“是啊。你有什么头绪么,关于组织这场犯罪的嫌疑人。”

孙哲平发动汽车:“等我到了‘荣耀’再仔细谈。”

“好。”

 

【市三院】

张佳乐匆匆赶到市三院,一刻也不敢停歇地赶到邹远的病房。

邹远在五年前有关百花的那场“战役”中身受重伤,近几个月才从ICU转到普通病房。于锋则一直照顾他。

“小远!”

张佳乐气喘吁吁地跑上邹远病房所在的三楼,没有敲门就直接推门而入。

“张队?怎么了?”

邹远不解地望向上气不接下气的张佳乐,问。

“呼、呼……你、有看到什么、奇怪、呼、的人吗?”

听张佳乐这么问,邹远更不明所以了:“怎么了吗?”

看到邹远的反应,张佳乐稍稍松了一口气:“你没事就好。”

邹远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,但根据张佳乐的话多多少少猜出了一点。于是邹远笑着对张佳乐说:“张队不要太紧张了,我没事。”

“于锋呢?!”张佳乐才刚安心一会,突然想起女性报出两个名字的第二个。

“于锋哥……”邹远回忆了一会,“于锋哥刚才出去打水了。”

“那就h——”张佳乐的“好”字还没说完,门口突然进来了几个高大男子,于锋被压住肩膀推了进来。

“也许我们可以谈谈,百、花、缭、乱。”

TBC.

热度(2)

© 陈彤 | Powered by LOFTER